狐冰七

个人杂食党,偏爱忘羡晓薛薛晓曦瑶澄宁追凌桑仪,有时写刀有时写糖(看心情),想写哪cp的文就写哪cp的文(主要看灵感)本人易勾搭,反射弧有点长(*ฅ́˘ฅ̀*)

Rainy(雨天)『曦瑶』

Rainy(雨天)
我们的相遇正好在雨天,雨天中的金星雪浪,你在鲜艳的金星雪浪中,你显得是那么朴实,那么娇小。你笑着拉着我,跟我一起聊天,你那时是那么地开心……

——————题记

现在离金光瑶死了已经有七年了,世人谈论他的谣言也渐渐地消逝。

金麟台依旧是鸡飞狗跳,云深不知处还是一般的寂静。

静室,蓝曦臣正抚摸着一副画像。画像上是一位眉间一点朱砂,微微一笑的脸颊看上去让人很喜欢的小少年。蓝曦臣眼神暗淡地看着那副画像,喃喃细语。

“阿瑶……”

没人应他。

也是,金光瑶早就死了,又怎么会回应他呢?

蓝曦臣收起画像,藏在书柜下的抽屉。随后又回到刚刚坐的地方,将一把琴拿了出来,摆放好,准备弹琴。

他轻轻拨弄琴弦,弹起了问灵。虽然他擅长吹箫,但弹琴也是不赖,更何况已经听忘机弹了十三年的问灵,要说不会也是无话可说了。

“君可好?”

“君何处?”

“君可归?”

没有回应。

室外,下起了蒙蒙细雨,蓝曦臣透过窗子,看着外面那片被雨冲刷的金星雪浪。

那是他曾经为阿瑶种的,说是等阿瑶再来,就可以跟他一起赏花品茶。

可惜,再也不会了……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就在雨天,那时他笑得多么纯真……

也罢,终究敌不过命运。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还有几支金星雪浪被折了下来,还有些在苦苦支撑着。

也许,人也是这样,不进则败,孤注一掷,只愿最后胜利的是自己。

阿瑶啊……你已经去了七年了……我也问灵了七年……

你在哪啊……为何连梦中的一瞬也不给我……

连梦都不愿梦到我了么?

蓝曦臣望着外面,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丝金衣漂泊外边。

蓝曦臣冲了出去,却发现,没有一点人影。

果然还是……不愿见我么?

等他转身,发现金光瑶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阿瑶……”蓝曦臣想摸摸他,却摸不到。

“很抱歉啊蓝公子,我不是故意扯掉你的抹额的……”金光瑶笑着道。

“无事”蓝曦臣看到另一个“他”笑笑道。

蓝曦臣想叫金光瑶,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蓝曦臣”将抹额重新佩戴好后,继续和金光瑶交谈,他们谈的乐乐其融,还时不时发出一些笑声。

蓝曦臣看着他们,看着自己旧日的记忆,以前的日子是那么怀念啊……

大哥偶尔教训一下阿瑶,而我则护着他,然后一起赏花品茶。

可惜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

蓝曦臣站在雨中许久,也不见进屋,只是呆呆地看着金星雪浪……

不停地呢喃细语……

“阿瑶……”

“你在哪啊……”

“你还好吗……”

“能不能回来陪我啊……”

“我错了……二哥错了……”

雨停了,天晴了。

只是,只有一人……

他回不来了……

“锁同心,赊得春光梦一场”

“柳下人一双,送得短亭长”

“自此后,月霁风光各一方”

“如君愿,莫思量,长相忘”

“长相忘,何必纸上梦一场”

“同心锁不住,何如不曾往”

“莫思量,灯里读尽匣里藏”

“如君愿,一揖别,送飞光”

【放篇以前写的,突然感觉,还是写刀子适合我╮( •́ω•̀ )╭】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