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冰七

个人杂食党,偏爱忘羡晓薛薛晓曦瑶澄宁追凌桑仪,有时写刀有时写糖(看心情),想写哪cp的文就写哪cp的文(主要看灵感)本人易勾搭,反射弧有点长(*ฅ́˘ฅ̀*)

月生【曦瑶】



壹:

姑苏云深不知处,寒室灯火苒苒,一夜未灭。


屋内,一人拂琴,一人挥剑。琴声转起,剑起情落。


初秋刚至,金麟台高楼帐暖,夜夜响起凄清琴声。


“阿瑶,你这里弹错了哦”


“那,劳烦二哥指点阿瑶一下啦”


“那是自然”


谢谢你啊,二哥。


可惜,我不配啊。


“曦臣哥哥小心!!!”


“啊——”


“蓝曦臣!!!”


“我这一生杀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坏事我什么没做?”


“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贰:

魂封木棺,议论纷纷扰扰,何人心碎,何人心悔。


只知他偷偷拿走阿弟藏的天子笑,躲在寒室里猛灌,人醉了,心也醉了。


可是,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


他知道啊,那人恨他,不想再见他啦……


“阿瑶……”


“我想你了……”


那一夜,他彻底疯了,到处大喊那人的名字,不停地重复着令人吃惊的一句话——


“阿瑶,二哥心悦你啊……”


叁:

清河来信,观音阵破,敛芳魂失,未经半日,天下皆知。


他闻此一愣,心猛然一喜,转身去寻。他找了许久,他之前和那人去过的,他都去了。


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他。


“阿瑶,你到底,在哪里啊……”


——酒自无心,贪嗔怨怒无有


——来往日月,不废江流


——古来一字,寂寞谁似


——问君知否


羡羡生日快乐哈!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小小作文:

继续上条~流氓道长扒人衣服还要盯着人睡觉——


洋:这TM有仇吧!

星:Zzzzzz…………

动漫甜糖ww

贼甜贼甜了

薛晓or晓薛(你们随意)

#预警#可能高虐#狐妖转世梗#续缘梗#

狼妖洋x晓道长

西方边缘,狼妖遍地。其最为凶残者,不过于弑十族,炼千尸。

他名曰,薛洋,字成美。

后被赤狐恶友金光瑶追杀,被死对头晓星尘所救。

晓星尘,号明月清风,一生坦坦荡荡上善若水,救死扶伤行侠仗义。

奈何眼瞎救了薛洋。

至此终年,眼走魂散。三年笑意,不复存在。

“滚开”

“涂山,涂山,涂山在哪……”

涂山,苦情巨树,人妖续缘,需魂魄齐全,心甘情愿,方可进行。

“我,薛洋,用十成妖力和三魂四魄来起誓——”

“让我和晓星尘,来世再见吧”

“苦情巨树啊——我薛洋,愿意用十成妖力和三魂四魄来起誓——”

“苦情巨树啊……”

“让我和晓星尘——来世再见吧”

似是重复过多了,感动了上天。怀里谪仙般的人儿,竟微微呢喃了几个字。

“我…不…愿…”

听清了怀里伊人的呢喃,眼泪夺眶而出,把脉一看,竟连最后一丝魂魄也不见了。

“晓星尘——”

“晓星尘——”

“你给我醒过来啊——”

“没有你我怎么办啊——”

他只能不停厮喊,妄图想这样把他给喊回来。

可是啊,他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最后啊,他把自己的魂魄给他了,顺便还给他了一双眼。

晓星尘醒过来了,可是再也不记得那个,那个曾经让他撕心裂肺魂飞魄散的薛洋了。

修仙的道士本就能活的久,可他却例外,偏偏靠着薛洋拼死换给他的妖丹活了千年。

薛洋此人,穷尽一生,寻尽千法,为他聚魂修眼,为他生剥妖丹,为他身死魂散,为他不入轮回。

这些,晓星尘至死,也都未曾知晓。

——琐事《苦情巨树》

——记于一千年前,苦情树唯一没有续缘成功的人妖恋情。

——也是唯一一次,妖死缘散

甜文

谢怜和花城在一起很多天了。

似乎我都没有送过三郎什么东西呢?谢怜想道。

画?

画的没有三郎好看。

雕像?

我不会哎。

做饭?

貌似这个可行。

谢怜嘟着嘴,沉思半响又摇摇头。

花城刚从外面回来,看到自家媳妇正在冥思苦想着什么,轻笑一声。

“哥哥又在想什么呢?”

“嗯?三郎?你回来了?”谢怜转头一看,花城离他不到一寸,就快要亲上了。

“哥哥是想亲我吗?”花城一笑。

“不是……我……”谢怜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原来哥哥不想亲我啊……”花城略感失望。

“也不是啦……三郎……你就别戏弄我了……”

“好吧……那哥哥刚才在想什么呢?”

“唔,我在想,一直都是你给我送东西,我都没给你送过……”

“可是哥哥,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是送给我最好的”

时光静好,与君语。

细水流年,与君同。

繁花落尽,与君老。

为你花开满城,为你明灯三千。

至始至终,沦陷的,可不止有一人。

中秋贺文

晓薛晓中秋贺文

#现代#短篇#肉渣#

1.

清早八晨,阳光已冉冉升起,远处,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在不停地闹腾。而身后的大约一米七多的少年正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唔,没错了,就是我们的薛洋成美酱和七米一瑶妹了。

薛洋一大早被人吵醒,刚好金光瑶路过,带他吃早餐随便一起去学校。薛洋一边骂人,一边在不停地向金光瑶讨糖。

无奈金光瑶被薛洋到处搜刮的烦了,只好把身上的一袋糖全部给了薛洋。

那原本是要给他小侄子金凌的。

给完糖,金光瑶还似笑非笑地嗤笑了他一句:

“吃这么多糖,小心以后被人压”

薛洋咂着糖,不以为然。

2.

薛洋班里来了个新老师,面目清秀,跟隔壁优秀班的蓝忘机有的一拼。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老师高度近视,没有眼镜就相当于瞎了一样。

这个人,叫晓星尘。

薛洋望着讲课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晓星尘,嘴角弧度微微上翘。

心里想道,那么好看的人,如果没有女朋友,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去试试?

薛洋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是个男的,不过,男扮女装也不是不可以。

3.

“哟,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小流氓竟然不被罚站了?稀奇稀奇”

从优秀班出来的魏·凑不要脸·无羡挑眉道。

“走开点,找你的蓝面瘫去”薛洋不耐烦地推开魏无羡。

“哦?这是在看谁呢?该不会是别的班的小姑娘吧~”

“别的班的姑娘丑死了,都还没有我家小矮子好看”

“那你在看什么呢?”

“喏,那里,晓星尘”

随眼望去,晓星尘正彬彬有礼地帮着扫地阿姨倒垃圾。如果有什么词可以形容他的话,估计就是那什么“明月清风”了

4.

魏无羡看了一眼,告诉薛洋那是他小师叔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找蓝忘机了。

薛洋“哦”了一声,回到自己宿舍准备直播。

所谓直播,就是自己当时心血来潮去翻唱了自己喜欢的歌,因为独有的少年音和那种带有一点点杀气,不断被人发现,彻彻底底地红了全网。

而直播,就是答应粉丝们每月直播一次的要求咯。

5.

打开电脑进入直播间,偌大的“降灾已邀请你进入直播”的字幕疯狂放送给各个圈内人。

只一分钟的时间,薛洋的直播间里就瞬间满十万多人。

薛洋给自己的金·狼狈为奸·大恶人·小矮子·光瑶发送了邀请,邀他一起合唱。

恰好他在,利落地点了进来,在进来后的瞬间,满屏幕刷的“啊啊啊!!!!是恨生!!!”“高举我降生大旗!!!”“前面的你错了!!!是生降大旗!!!”

薛洋看着弹幕,笑出声“小矮子怎么可能攻的了我???”

因为金光瑶和薛洋相当于欢喜闺蜜一样,和隔壁的云梦双杰差不多,打打闹闹,因为都在同城,还在金家,所以呢他们就有了个“金家双煞(花)”的称号。

而后,又一件让人惊心动魄的事情来了。

直播间突然轰动起来,来的人是正是————霜华一动惊天下的“霜华”

6.

霜华,是最近才红起来的。因为他的温润如玉清风明月般的嗓音,俘获了不少女粉丝。

薛洋挑眉,霜华怎么会来了?之前邀他他也没进啊?

索性不想了,薛洋点了首“一介书生”,给金光瑶发了条信息:

小矮子,进来,一起唱。

完全没有理霜华。

粉丝轰动!!!

“小矮子,特殊称号啊啊啊!!!我怀疑他们一定有戏!!!”

“楼上的支持你啊啊啊!!”

而金光瑶好像是掉线还是干嘛的,硬是没有点进去,而后,就被霜华捡了个漏洞……

“竟然恨生阁下没有进来,那我就进来与降灾唱一下了”霜华回复。

“唔,随你”降灾回复霜华。

只剩下旁白,金光瑶刚回来,就跟着唱那女腔调的“月儿弯,月儿弯”咯。

而在霜华和降灾的合唱下(还有恨生的旁观),莫名的感觉让有些粉丝被他们之间的“基情”给站另一对cp了。

合唱结束,便有一堆人讨论“霜华和降灾合唱好好听啊啊!!”“霜华和降灾好配啊啊啊!!”“以往降灾和人搭档都是攻的现在怎么变受了啊啊啊??!”“可能是因为霜华太攻了hhh(笑哭)”

薛洋看着弹幕,吧啦吧啦地打了几串字。

降灾:怎么可能?小爷我一直是攻!不可能是受滴!

霜华:唔,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那么我想,我应该不会是受吧……

“!!!我决定了我要改站降霜了!!!”

“哎哎哎?霜华说他不是攻吗??”

“楼上的你傻呀,说自己是攻的就一定是受!!!”

“好像是哦!”

恨生:你们都无视我了……

而且……小流氓说他自己也是攻啊……

7.

直播结束,霜华来找薛洋的合唱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还是那些主打欢乐调子的古风歌曲(还有基情满满的)

薛洋有点烦,之前霜华都还挺高冷的,给他邀请他不进,现在不邀又偏偏进,唉……

“这天杀的霜华,之前邀他不进,现在天天来找我,啧”

好吧,总归来说,每天薛洋都会去看一下微博里的评论或者听小黄曲(划掉),而每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却一点也没动过。

这不,晓星尘因为他的作业问题and学习问题,都找上门来了。刚敲门,就看到盯着一头鸟窝似的头发出来的薛洋。

两人:……

“晓老师好啊,都放学了来我这干嘛呀?”薛洋打破沉默,打招呼道。

“额,你好,薛洋同学,你今天一天都没来学校……”

“哦,我迟到了,抱歉”

“……”都迟到了一整天,竟然还不去学校直接卧在家里??

8.

晓星尘吧啦吧啦地跟薛洋说了一大堆事,后来薛洋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把晓星尘轰出去了。

后来又于心不忍,让打开门让晓星尘自己进来坐在说。

于是在经过了长达几个小时的思想教育后,薛洋觉得几个小时前他的决定是错误的。

而后晓星尘又以监督他学习为由说服了金光瑶,成功的嫁进了(划掉)住进了薛洋的家。

于是每天班里的女同学看着薛洋和晓星尘一起出门一起进教室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划掉!!!),都在怀疑薛洋是不是和晓星尘有奸情。

经过晓星尘家领养的小女孩阿箐解释,晓星尘在给薛洋补习,不过,这种形影不离的估摸着应该在一起了吧。

所以每当薛洋闹脾气然后晓星尘去哄的时候,在班里悄悄旁观的女同学们都在心里大声尖叫。

9.

有天薛洋实在是忍不住上了微博,发现自从晓星尘来了之后霜华就一直没有给他发邀请,到现在也是。

登了他的降灾的号,下面一堆评论什么“降灾大大怎么不高产了呜呜呜”“啊啊啊!!!降灾大大你好久没有出新歌了啊啊!!!”

却没发现,晓星尘在他身后看着他。

“薛洋”

“晓,晓星尘?”

“你,在干嘛?”

“还有……你是降灾?”

“对!我是降灾!”

“巧了,我是霜华”

“……”

“所以现在,我们是不是像粉丝们所说的‘面基’?”

晓星尘在一旁笑道。

“我才不要和你面基呢!你这个整天唠叨得像老婆子似的”

“唔,好吧……”

10.

薛洋和晓星尘吵架了,因为电脑手机之类的。然后薛洋破天荒的早起早走,理都不理晓星尘。而晓星尘总不能只顾着薛洋一人,所以呢,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渐渐冷淡起来。

之前的感情都被班里的女同学看在眼里,好不容易出现了一对基她们怎么能让他们凉???

怎么可能???

没有的事!

阿箐也加入了这个队伍,趁机摸好薛洋现在在哪,然后把晓星尘带去,再把晓星尘灌醉。

灌醉之后……自然就是把薛洋引过来啦~

把薛洋引过来了之后阿箐就溜得远远的了。

据第二天薛洋班里的女同学和他的好闺蜜小矮子透露:薛洋一整天都扶着腰,还时不时骂晓星尘混蛋。

看来计划成功了!

众女同学们欢呼。

11.

之后晓星尘为了薛洋能开心起来,和他一起打开了视频直播,而且用的都是自己的大号。

直播什么呢?就晓星尘单方面地不停哄骗拐卖,诱惑薛洋吃糖。整个直播间基情满满。

好吧,薛洋实在忍不住了,猛的向晓星尘的嘴唇袭去。

温热的唇舌交缠一起,原本是薛洋主攻,但现在却让晓星尘反了过来。一响过后,银丝初现,薛洋绯红满脸,喘着气。

而在看直播的粉丝们炸了。

“雾草我是不是眼瞎我???!!我居然在有生之年看到降灾受了???!!!”

“楼上的你没眼瞎!我也看到了!”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霜华你深藏不露啊啊啊啊啊!”

恨生:死猪,拱了我家白菜!

“!!!恨生吃醋了啊啊!!!”

恨生:滚,我才不吃这小流氓的醋,我还有我二哥。

“!!!!”

“啊啊啊!!降生大旗没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其实霜降也不错的!”

接下来满屏幕刷的都是“99”咯

“晓星尘,你要是敢不负责,我就杀了你”

“好啦阿洋,我会负责的”

“只要你愿意”

“哼”

12.

继网上霜降cp红红火火,而又出了两对让人极其兴奋的cp!!

那就是尘便和月生!!!

尘是避尘,清清冷冷的帅哥一枚,可惜被浪荡无比的随便给抢了去。

而月则是避尘的哥哥朔月,把恨生拐了去。

你说恨生好不容易没有和降灾在一起,许多女孩子或者男孩子都娶这么一个贤妻良母的媳妇回家。

可惜,全都变基了。

于是每当这六人一起开直播时,降灾和随便总是不停地秀,而恨生只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自家二哥。

然后降灾和随便还跟粉丝们吐槽过:

“你说那么翩翩如玉正人君子,咋在床上就怎么猛呢?说好的高冷受和温柔受呢???”

而粉丝们集体回答道:

“这都是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