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冰七

个人杂食党,偏爱忘羡晓薛薛晓曦瑶澄宁追凌桑仪,有时写刀有时写糖(看心情),想写哪cp的文就写哪cp的文(主要看灵感)本人易勾搭,反射弧有点长(*ฅ́˘ฅ̀*)

清商『曦瑶』

“春残梦散,金陵高台荒草乱”
“片帆岸远,行客路杳何日还”
“几期风雨湿半轮月,寒魄孤光沾一人血”
曲调悠远且带略丝忧伤,歌声飘荡许久,怎可能惊动了天上的神仙。
可当出现在身前的白衣公子如谪仙般凭空而现,倒是让唱曲的人吃了一惊。
公子面带微笑,温润如玉让人见着难免会产生好感。
唱曲人儿正唱到高潮,被面前的公子打断了,公子略带歉意地问道“小公子,此曲,为何名?”
被打断唱曲的小公子微微一笑,道“此曲名《清商》,所谓一曲清商恻绝,恩怨痴嗔无穷又无穷”
“多谢小公子了”
“无妨”
“敢问小公子何名?你我也好交个朋友”
“好啊,在下姓孟名瑶,公子你呢?”
“在下姓蓝名涣字曦臣”
“唔……蓝涣……蓝曦臣……我看你也比我大上许多,不若,我叫你涣哥哥,可好啊?”
“这……阿瑶啊,要不你,就叫我二哥吧?”
“唔……二哥?”
“嗯,阿瑶”
——————————
听闻姑苏蓝氏多逢喜事,继忘羡二人成亲过后不到五年,泽芜君同夜猎带回的佳人五年间日久生情,与其叔父商量亲事之后便张灯结彩开始筹备。其蓝老先生气不堪言,却无奈便任由他们。
寒室外的石椅上,孟瑶正穿着锦衣弹琴,弹着的曲儿正是蓝曦臣与他初见的《清商》。
“阿瑶,你又在弹琴了,为何弹的又是那曲《清商》啊?”
“二哥……《清商》乃我最喜之曲,最喜之曲为何不可天天弹呐?”
“当然可以弹,阿瑶高兴便好”
“二哥……我记起来了……”
“阿瑶,你……”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这……不是,阿瑶……我……”
“二哥,我知道你……”
“不是阿瑶,我那时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二哥你听我说完好吗?既然当初我还没恢复记忆前你就把我带回蓝家了,触景伤情,久而久之我便会记起来,而我偏要选在同你成亲之后才说出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之前的对你的心意吗?”
“我……阿瑶……”
“二哥,我心悦你,之前发生的都已经过去了,而现在,我是孟瑶,不是金光瑶”
“二哥,我心悦你”
“以前是,现在也是”
“阿瑶……”
“我也是……”
“我也心悦你,阿瑶”
“嗯,我知道”
“阿瑶,给我唱《清商》的最后一段吧,之前你都不唱给我听”
“好啊,二哥”
桐花吹满头,
由来芳意逝东流,
尘寰尽处,
那堪敛收……
——最后一段曲有何意啊?
——唔,我也不知道啊
——那阿瑶为何喜欢这曲子呢
——没有为何,就是喜欢
——阿瑶以后可常常唱给我听啊
——二哥,你想听,我便唱
“阿瑶,余生有你,便足以”
“二哥,我也是”
一曲情商恻绝,
恩怨痴嗔亦无穷,
怎敌岁月携手到老?

『清商这首歌是曦瑶同人曲,淮水夜微澜唱的超级好听!!安利去听一下,评论少的可怜ww』

评论(3)

热度(23)